首页 > 实录 > 正文

贺乾良 上海沪林工具有限公司总经理

关键字:
日期:2016-03-10 11:07:20 来源:   浏览次数:
【节目主持】:阿丘【节目嘉宾】:贺乾良【节目点评】:国家轻工业工具五金质量监督检查站常务副站长—汤金根 上海市工具工业研究所高级工
【节目主持】:阿丘
【节目嘉宾】:贺乾良
【节目点评】:国家轻工业工具五金质量监督检查站常务副站长—汤金根
             上海市工具工业研究所高级工程师—张福斌
 
  阿丘: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奋斗》,我是主持人阿丘,记得小时候,那时候没有互联网,没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公司,家里出个什么事呢都得自己动手,是吧,板凳坏了自己修,炉子坏了自己修,窗户坏了自己修,床坏了自己修,书包坏了自己修是吧,所以说你得有很多工具才能完成这样的事情,所以说那时候,我们甚至会自己发明工具,我们是伴随着手动工具成长的一代,我们对互联网对如今的各种高科技,还是有敬畏心理的,说到手动工具,这是我们的一种情怀,我们总以为可能这样的工具会随着时代的发展而被淘汰了,但是今天我们的嘉宾他说,这东西不能淘汰,而且还能起大用,这位嘉宾是谁呢,这样吧,我们首先来认识一下他。
 
【VCR片段】
 
凭着一份对未来事业的憧憬,对大城市的向往,他跟随几个朋友千里迢迢地,从湖南农村来到了上海,于是在热闹繁荣的大街上,蜿蜒绵长的弄堂里多了这样一个身影,每天推着一辆旧自行车,带着几件五金产品,挨家挨户推销,多少扇门为他开了又关上,多少条路把鞋底磨穿,当他的自行车变成了摩托车,当他的摩托车变成了小轿车,当他不再四处奔波,而是开起了一家家分店,我们这才发现成功已经悄然而至,他就是贺乾良,以坚韧不拔的工匠精神,将品质与诚信,奉为企业成长的金科玉律,把自己的沪林工具经营得井井有条,如今他更是用互联网,为自己的事业,插上了腾飞的翅膀,将批发工具与线上工具融合,开创了工具批发网,这其中有着怎样的故事,《奋斗》正在关注。
 
  阿丘:好了,掌声有请,今天我们的嘉宾,上海沪林工具有限公司总经理,贺乾良先生,请坐,我给您介绍今天两位观察员,国家轻工业工具五金质量监督检查,上海站常务副站长,汤金根先生,掌声欢迎,第二位,上海市工具工业研究所高级工程师,张福斌先生,掌声欢迎,工具很多,您生产的主要是生产哪类工具呢?
 
  贺乾良:我们主要做那个生产那个加工销售那个手动工具,就是那个活动扳手、螺丝刀、钢丝钳 那个榔头,就是这些常用的那个手动工具。
 
  阿丘:说这个手动工具,很多人预测,都会被智能化,什么电动工具,全智能这样的工具所替代,你觉得会吗?
 
  贺乾良:电动工具最起码因为它是这个,它使用效率是好一点,再就是功率要好一点,但是它使用有个条件,它必须要有电源,在没有电源的地方,它再好没有用,但是我们手动工具就不一样,反正一个价格也便宜,使用方便,你跑到山上去也好用,没有电源的地方也好用,这个东西它没办法替代的,这个肯定还有发展前途的,只是说会越做越好,品质也好,都会好一点,不会被代替掉是不会的,可以共存。
 
  阿丘:不可能被淘汰?
 
  贺乾良:不可能,不可能淘汰。
 
  阿丘:照您说的手动工具,目前按照这个趋势来说还是应该还不会被淘汰?
 
  贺乾良:不会。
 
  阿丘:所以说还有很多生产的厂家,你跟那些同行们比起来,你的优势在哪儿呢?
 
  贺乾良:我们优势在品质方面,我们就是从生产、加工、销售都是自己全链条把控的,所以在品质方面绝对是好的,还就是在价格方面,因为是自己全链条把控,所以那个价格成本就比它们要有优势一点,还有就是我们现在又做那个互联网+,互联网+的,把那个老早是等于一个点一样的,现在通过那个互联网+,就把整个面铺开了,就是全国性的都可以销售,以后这个也是我们的优势,因为那个是扩大客户群。
 
  阿丘:我还听别人说你说的每句话,你们产品的理念和匠人精神是不谋而合的是吧,怎么解释?
 
  贺乾良:匠人精神就是他的那个,他对自己的产品的精雕细琢,精益求精那个理念,然后还有那个品质,它哪怕就是利润薄一点也一定要把品质做好,这个跟我们公司那个理念是一样的。
 
  阿丘:刚才你也说到互联网+的事了,现在互联网这个太时髦了,所以说你给我们解释一下工具,你的理念叫工具加互联网,你是怎么展开呢?
 
  贺乾良:我们以前不是也做那个传统的经营,也是做了,我是做了20年,互联网+的那个概念推起来之后,好多那个用户直接都上淘宝,什么京东那上面去买了,我们做的这个,那应该也是要往这面发展,刚好现在国家也提倡什么互联网+了,我们就举出来一个那个工具批发网,就是专门卖工具,以后把这个平台,打造好了之后,就让人家那个厂家,也可以来展示、来销售。
 
  阿丘:有多少和厂家已经进驻、入驻的?
 
  贺乾良:我们现在是刚刚开始准备招商了。
 
  阿丘:准备招商,有门槛吗,需要交什么钱吗,费用吗?
 
  贺乾良:我们是刚刚开始都是不打算收费的,就是说免费让大家进驻,看以后效果怎么样。
 
  阿丘:好的,两位,汤老师、贺总的这种模式,你看手动工具加上互联网了,怎么看待他这样一种营销模式呢?
 
  汤金根:他的这个营销模式了,从我们工具检测的专业机构来说是比较认同的,认同的理由是有两个,第一个,他原来是一个实体的门店,现在把这个门店的,自己的2000多种产品的品牌线,他有2000多种产品,放在门店里面了,人家看起来也不方便,如果我这个叫放在互联网上,就是工具批发网上一展示的话,它所有的样品全部展示出来了,也是作为我们专业机构来说,是非常看好它这个工具批发网的,但是里面有一点,我今天要提醒贺总的,不要把生产线一下子扩大,铺得太开,这样你的资金链可能会受到影响的,还有一个什么呢,就是你要找你的比你影响力大的合作伙伴,把那些国外的品牌都要上你的工具批发网,你能够做到这一点,那么你的这个工具批发网,所能彻底的成功的。
 
  张福斌:它这个沪林品牌,在中国工具市场里面一共现在,它著名的品牌(约有)2800个,它是其中之一,它有它的特点、它的特色,根据我对贺总的认知、接触,我说他的成功密码是首先做人厚道、朴实是人家用户消费者中建立可靠的(关系),第二个他能做公道,第三他能够在考虑消费者服务方面做得很周到,根据我的平时的工作、调研、考察和了解,它的品质,沪林牌工具的品质,它属于中端,但是价格他考虑偏低一点,不是向中端靠,这是很不容易的,这是要有战略的眼光的。
 
  阿丘:好,谢谢,在制造业使用工具是讲效率,这个效率要等于说是工具业的一个致命的一个点是吧,您是怎么打造你的团队的,怎么提高效率的?
 
  贺乾良:我们提高效率原来我们自己,第一个我们是从农村里过来的,也是完了做事情都是习惯了,就是第一个是自己带头做,自己带头做了,就说工人也会给你做,做得习惯了,这就形成一个自己很自觉的去做是这个传统,好像一个传统一样了,另外我是跟那个,讲我们那个,到我们那边做事的人,就是他不光是为了那一点工资,还有就是最主要,他们也是有他们的想法,他们的理想,对于我今年的整个我们的员工工人,我说只要你们大家能在这里做,两三年之后对这个工具了解了,对价格了解了,能够自己独立开店了,我都会支持他们,去外面去开店的,也因为这一点,大家反正觉得,有一点是在这里好像培训、好像学习一样,所以他们自己也很自觉的,所以这个只要他们一自觉,那个效率就上去了,这是我们一点,还有我们员工一过来,我们都是进行分工、合作、互相协作的,这样有利于效率,也可以有利于我们团队那个团队公司的发展。
 
  阿丘:现在工具行业内可能有个现象叫做低端混战,高端失守,你怎么看?
 
  贺乾良:现在在国内是有这个情况的,大家都知道我们做中端的产品全国有很多很多的,都是做的,大部分是做这样子的,好了大家为了抢一点市场份额,就拼命的压价,你低一点我再低一点,你低一点我再低一点,弄得大家都没钱赚,说句实在的有好多好多都没钱赚,后来做到后来,像后来企业倒掉了的也很多,对我来说我是当初,我就老早也想到这个事情,我当初注册了三个商标,一个沪耕,还有个沪林,还有个复兴,我现在就是,在着力打造复兴这个牌子,品牌,所谓复兴,大家反正国家都在提倡民族要复兴是吧,国家要复兴,我也就是以这个理念去注册这个商标的,我这个商标已经十年了,我也一直现在在打造这个品牌,我就想把复兴这个品牌打造成高端品质的,一定要把那个品质做好,做好之后我们那个价格心态要好一点,不像有些国外的品牌,它质量稍微它就是好一点,但是价格就拼命的翻上去是吧,但是我们不走那条路,我们品质跟它们做得一模一样,并且比它们还好一点,但是价格,我们就要心态放平一点,让利于客户,就利用这个优势,我们一定要把这个局面,要扭转过来,以后就是高端市场我们自己的品牌,一定要去把这个市场要抢回来。
 
  阿丘:那据我所知在手动工具方面,日本货还是质量挺好的,中国的手动工具跟日本的比起来,无论是口碑,还是市场份额都产生了很大的压力,你怎么看待这个局面?
 
  贺乾良:这个局面现在是存在着这个局面,是一些外国的品牌在市场占有高端占有上面,我们国家的自己的品牌承受了很大的压力,这个其实也有原因的,也就是因为一直以来,老早我们的制造业其他方面都不如人家的,后来那个时间久了就认为,我们的东西就不如人家,其实现在已经不是这个样子了,国外的一些那个品牌,一些大的品牌,尤其日本有好多品牌,其实都是我们自己国家生产的,都是我们国家生产的,就说它只不过是打上它的牌子,然后在我们自己这儿卖,质量就是说跟我们一些好的高端的品质差不多,但是它的价格就高上去了,其实我们也应该这样做,比如我打造我那个复兴的牌子,我也想走这条路,就说做的跟它们品质是一样的,把这个事情给改变过来,以后在高端市场抢占市场。
 
  阿丘:汤师傅,汤老师,关于目前的这些行业这个现状,不知道你有没有一些意见或建议送给咱们贺总呢?
 
  汤金根:我讲一个事实给你们听,我们市场上面每一把,一般性的品牌的,八成的钢丝钳,19块到20块,日本的马牌同样规格的80到90,德国的一个叫什么牌子,它卖到200多,也是贺总这里面我也给你提了,你的复兴品牌一定要达到工业级别,然后才能在价格上面可以翻几番,那它的加工成本差不了多少,关键这个你要通过你的这个叫手动工具加互联网,再要加上你的那个复兴品牌。
 
  阿丘:张老师,我们现在都在讲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我确实现在我看到很多咱们的传统工具,还是几十年前怎么样,现在还是怎么样,但是不知道用起来甚至还有比不上几十年前的,你觉得这个沪林牌的手动工具在创新方面有没有,有创新吗?
 
  张福斌:它这个还是传统工具的结构和形式、创新,所以创新有的时候,在传统行业也很难,我接触过一个手动工具的活扳手,我们现在是用蜗杆,作为连接、旋转,它那个新的就完全是用推杆,完全颠覆了传统结构,但是它有问题,这个问题在什么地方呢,我们个人的习惯,这个思维和使用很难转变,所以它这个前途如果从创新,在结构上面有相当的难度,我认为,他的关注度今后在这方面还是应该把品质搞上去,如果你的品质从中端品质能够进入到工业级别,高端品质上去,那么你就不用做了。
 
  阿丘:好的,谢谢两位。贺总老家是湖南,应该是邵阳吧?
 
  贺乾良:邵阳人。
 
  阿丘:到上海多少年了呢?
 
  贺乾良:20年了,整整20年了。
 
  阿丘:20年了,从湖南邵阳的农村到上海这个大都市20年了,从给别人打工,到自己给自己打工,这一路走来你最想感谢的人是谁?
 
  贺乾良:最想感谢的是家里面一直对我的支持的那个,像我老婆那个人,我有四个小孩。
 
  阿丘:你有四个小孩?
 
  贺乾良:像有这么多小孩,家里面的事情都是我老婆干了,反正家里面我也没时间弄,反正天天在外面跑,那个时候骑个自行车,天天外面跑,家里面事情都没管,都是她在操心的 打理,四个小孩子也都是她来带,所以,她也为这个事情的付出很多了,还有就是,我家里我的老母亲了,妈妈了,她也是给我们家里面给我带小孩子,有什么事情都是她们在弄的,所以这个是真的很感谢他们,要不然我也没办法做。
 
  阿丘:女人们哪,这男人在外面打拼真不容易,但是他们,但凡说是要感谢的人时候,总会感谢自己的老婆和母亲,是因为男人,在外面打拼累了之后,他回到家,他真能感觉家的温暖,这种温暖是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上,所得不到的,所以你们一定要珍惜啊,这男人在这个时候,在这种场合里头,说感谢自己老婆,那绝对是真心话,他又不是明星,他不是那种喜欢作秀的人,不知道电视机前,您老婆看不看得见,她一定会很感动,包括你妈妈肯定会感动,从老家,从湖南跑到上海,刚到上海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
 
  贺乾良:刚刚到上海的时候是那个时候就是去二手市场,去买了一辆旧自行车,车后面放一点工具,五金工具,然后就每条大街小巷去跑,挨家挨户地去推销,去问人家,老板,钻头要不要,老板,扳手要不要,都这样子做的。
 
  阿丘: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多长时间呢?
 
  贺乾良:骑自行车骑了4年,有一点那个固定客户之后,就买了一辆那个助动车,骑了助动车又骑了6年,就专门后来就帮老客户送货,后来就慢慢的再好一点了就,自己就开店了,就成立公司了,就这样做了。
 
  阿丘:你看他一口的湖南口音,这个上海人 我们都知道,上海人是很看不起外地人的,搞什么呢搞,北京人他都看不起的,北京怎么的啦,那北京是吧,上海人确实很那个的,他这样一个口音的人去敲门,有没有受过白眼哪?
 
  贺乾良:那刚开始的时候有的,那个时候有些,因为当初有些其他的人就说推销卖出去的,那些有质量不好或者是有点那个或者有点不称心意了,受了影响,一些人看到你过来了,直接说走走走,不要了,但是我们反正也不要紧,也不在乎这个事情,今天你不要了,也许你下次你需要这个东西了,是吧,我过个两三天或者过个一个月,我再过去问,老板这次要不要,慢慢的混熟了之后,人家就开始就接受你的产品了,我们就是这样子,一步步走过来的。
 
  阿丘:不管怎么说,20年给别人打工,现在自己当老板了,你看电视机前,有很多年轻人都想创业,都想也想闯出一番事业,你有什么建议给他们?
 
  贺乾良:反正就不要怕,反正先从苦一点开始,踏踏实实的做事情,我到上海来 我是一无所有,真的是自行车骑了4年,所以你们多苦一阵,只要努力奋斗就行了,要挨得住苦,坚持就是胜利。
 
  阿丘:对,那您的三个品牌以及您的企业未来有什么样的规划?
 
  贺乾良:我第一个反正那个复兴品牌,我是要打造成高品质的产品品质的作为工业级别的产品,还有就是互联网,那个工具互联网,那工具批发网,我一定要打造成一个行业平台上所有的厂家可以在上面展示、销售,让所有的用户都可以在上面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给他们提供方便,也买得放心 用得也称心,这是我最近要打算的,另外就是我现在,因为公司也在上海股权托管中心已经挂牌也成功了,就是我也把自己公司要打造成那个,要照上市公司的要求去打造、规划。
 
  阿丘:新三板是吧?
 
  贺乾良:我还没有到新三板。
 
  阿丘:没到新三板。
 
  贺乾良:托管,就是在托管中心,有一个可能是到明年可能它会转,可能要转板转过去的,反正往这个方向发展吧,反正现在还是没做好,过个5年 10年一定要做成功。
 
  阿丘:那么作为自己的品牌去赶超世界先进的一些国家的手工工具,你觉得这个差距还有多少年,你打算用多少年去赶超呢?
 
  贺乾良:按照现在我这个想法 5年,最多或者是10年,我估计5年,就可以把这个事情扭转过来,5年,因为也是工具上的就是国内的他们作为质检部门,他们是最了解这个,工具很多很多都是我们自己国家生产的,我们工具的制造业,国家的制造业不差了,真的不差了,只不过是贴牌,只不过是没有去,没有去想到做高品质的,因为高品质推销很难,但是我现在做到,现在做了20年,我现在慢慢的应该有这个基础了,我可以去做这些事情了。
 
  阿丘: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中国制造,制造是不差的,但中国智造,就是智慧的智,还缺这个是吧?
 
  贺乾良:对,创造和智造。
 
  阿丘:以后你们要上个档次就从制造,成为那个智造和创造是吧?
 
  贺乾良:对对对。
 
  阿丘:祝愿你成功好吧,也一定要成功,好的,最后请你给我们留句话吧,那八个字是坚持奋斗,直到成功,直到成功,就一定要做成功,朴实的贺乾良,说了很朴实的八个字,坚持奋斗、直到成功,说到手动工具,说实话现在很多东西时代在发展,科技在进步,但是有些东西是无法替代的,就包括手动工具真是全是电动了,可能很多局面就不是这样了,电动的还要用手去操作是吧,我们的生活不能完全被智能化的机器人所替代,那是不可想象的,也许有一天你会用到手动工具,您仔细看一下什么牌子,不论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其实咱的制造业绝对不差,相信咱国内制造的品牌吧,愿贺总的梦想能达成,以后咱的手动工具,能占据全世界的市场,成为世界顶尖的品牌好吧,好,感谢小贺,感谢两位专家。

上一篇:蒋敏华 杭州摩羯座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执行董事
下一篇:冷康麒 好果子农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创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