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璞

关键字:
日期:2013-01-13 23:27:30 来源:   浏览次数:
[db:描述]

\

 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创始人、总裁。北京纵横联合投资公司董事长

  兼职教授,北京大学首届工商管理硕士,中国第一个MBA正式社团组织——北京大学MBA联合会主要发起人,全国青联委员。

  作为中国著名管理专家,凭借十年专注管理咨询业,为数百家优秀企业服务的深厚功底,当选中国人力资源专家库评委暨首批专家,被中国证监会和深交所培训中心聘为上市公司董事长培训班战略讲师。兼任《中国物流与采购》、《企业管理》、《世界经理人文摘》、《英才》等杂志常务编委、特约专栏撰稿人;著有《在中国做管理咨询》、《战略管理咨询实务》、《组织结构管理咨询实务》、《人力资源管理咨询实务》、《企业文化管理咨询实务》、《营销管理咨询实务》、《母子公司管理咨询实务》等管理专著。同时兼任多家大企业外部专家董事。

  王璞先生担任着中国青年企业家协会副秘书长、北京企业联合会副会长、北京咨询业协会副理事长、北京高新技术企业协会副理事长等多家协会领导职务;

  王璞先生曾被中国企业家、中国经营报、21世纪经济报道、中国改革报、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山东电视台、湖南电视台、湖北电视台、河北电视台、河南电视台、内蒙电视台等数十家媒体多次深度报道。

  王璞曾荣获北京市首届优秀创业企业家、北京市首届优秀青年企业家、第五届科技之光优秀企业家和2002中国经济贡献年度封面人物 等多项荣誉称号。

  作为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创始人,目前领导着两百名由名校MBA和大中企业高层管理者组成的精英咨询团队。为中国数百家企业提供过发展战略、组织结构、人力资源、金融财务、重组并购、市场营销等方面管理咨询服务,长期致力于为中国企业的成长与变革提供实效性的解决方案。领导纵横管理咨询公司发展成为国内本土管理咨询业的先行者和领导者。

作为知识服务业的一面旗帜,北大纵横把为中国企业的成长与变革提供实效性的解决方案作为自己的使命,公司愿景是成为中国最受尊重的大型咨询企业。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曾荣获2002年度中关村最具发展潜力企业最佳团队奖、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组织评选的中国21家最具成长性企业、中国企业文化建设先进集体奖等多项荣誉。

剽悍王璞:我是半个蒙古人

  我特意把王璞的相片放在上面,很儒雅的一个人。其实王璞的血统里有一半蒙古血统。天苍苍野茫茫,在马背上讨生活的蒙古族人,剽悍坚韧,把承诺看得比性命还金贵。

  王璞有一个名号,叫做“中国管理咨询界的教父”,因为中国第一个本土管理咨询公司——北大纵横,是王璞创立的。管理咨询公司是企业的智囊团,类似诸葛亮轻摇羽扇,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但是王璞却能够把管理咨询做到玩命的地步。

  2003年,王璞答应了内蒙古一些企业,和副总陈江一起去做义诊,他们选择了自驾车出行,结果刚刚出北京,轻巧的小车就被一辆大卡迎头撞了。

  小车成了一堆废铁。陈江在驾驶位当即人事不省,坐在副驾位子上的王璞奇迹般保持清醒,他把陈江扛回医院,送进病房做急救,自己去打绷带,缠成了木乃伊一样。

  这时候内蒙古来电话了:你们还来不来?你们不来,企业恐怕就活不下去了。王璞说那好吧,你们等我,我这就买飞机票过去。然后打着绷带上飞机飞到内蒙古,借机的人看到吓了一跳。

  这是王璞一次成功的危机管理。作为一个出色的企业咨询管理人,王璞对“北大纵横”品牌的维护与建设是敏感而坚定的。北大纵横已经是镀金品牌,王璞甚至有些病态地追求完美,硬要在镀金品牌上镶钻。正如杰克·韦尔奇说:唯有偏执狂才能生存。这是性格使然。

  没有人会这样跑5千米:在学校的操场上绕圈,从第一个400米到第9600米,每次面临终点线都向跑百米一样冲刺。跑到最后,肺泡已经极度扩大,舌头麻木了,每一次呼吸都如同生与死的挣扎。

  念大学时,王璞这样跑了三年,每天一次自我虐待式的5公里冲刺跑。而这样做只是为了聚集起当班长的号召力。最后他如愿以偿,带领了全班在校运会上大杀四方,总得分遥遥领先其他所有专业所有班级。

  天父地母,人生其中,自然会得天地之气。王璞在内蒙长大,他说自己有一半的蒙古血统,蒙古人剽悍坚韧,重承诺轻性命,这也许是儒雅文质的王璞的另一面。

  儒雅王璞:去北大闻闻味儿

  王璞的文雅,也是一种天性。他是北大光华MBA的第一届学员。回忆当初去北大念书,王璞谦虚得有些过分:“每个人都有一个名校情结。我进北大,也就是向往。没想过太多,就是闻闻儿。就是闻闻味儿,也够一生受用了。”

  “北大是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驿站。”王璞的事业起点,就是北大。饮水之恩,何其感忘,这就是王璞将企业取名为“北大纵横”的原因之一。

  创业者谦恭而有仪。每个人都想建立自己的商业帝国,1997年,“摩天大楼定律”出现了:一个地区最高的摩天大楼建成的时候,往往是该地区商业发展停顿的预兆。商业领袖也用摩天大楼指数来反思自己的作风:当企业家开始骄傲和炫富的时候,往往是企业发展停滞、危机来领的开端。

  王璞一直都保持着着一种谦逊,他特别崇敬王石,尊称为“王石先生”。王石作为中国第一个登上珠峰的企业家,不论是事业还是人生,都成为传奇。但是王璞说:不能盲目效仿王石先生,有的成功是不可复制的。王璞的谦逊中又有自负,绝不做谁谁谁第二,要做就做唯一的自己。

  王璞高调地将北大纵横搬进寸土寸金的融科大厦后,又低调内敛地和同事们“平起平坐”,他不要自己的老板办公室,就在大办公厅的角落布置了一张桌子,和手下的MBA们头顶一个天花板办公。因为王璞看到联想董事长柳传志也是这样的,真是所谓“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自内省”。

  一般说来,做企业咨询管理的都自诩智商高于一切,讲排场讲气度,绝不踏足三星以下的酒店。总是弯下腰去学习,王璞的心态比一般人都放得开。他拿自己的名字来开涮自己,王璞的pu,第一个“璞”字是他的名字,其含义是未经雕琢的玉,要有终生学习的意识;第二个“普”字是的含义是外表普通;第三个“朴”字的含义是性格朴实、低调”

  执着王璞:从倚靠北大到展翅高飞

  创业艰难,因为热情和进度总是互相掣肘,而一个基业长青的企业,与一夜暴富这样的词语是绝缘的。美国管理大师蒂姆·科林斯说,一个从优秀到卓越企业,至少需要十五年时间的优异业绩。北大纵横名字起的很是豪迈壮阔,但是在成为一个优秀企业的路上,也注定是一步一步趟过来的,这个和王璞最初的企业发展速度是大大不符合的。

  作为北大光华MBA的第一届毕业生,毕业之后,王璞学习哈佛商学院MBA毕业生,要么去管理咨询公司上班,要么开一家管理咨询公司上班。王璞是国内的MBA代表性人物,背后就是北大的超强智力资源,所以他决定倚靠北大,去工商局注册一家管理咨询公司。在当时的王璞想来,除了智力资源,母校所拥有的企业资源更是一笔巨大的、几乎唾手可得的未开发宝藏。

  但是王璞没有想到第一步就被阻挡:工商局不批准注册企业管理咨询这一经营范围,因为国内还没有企业管理咨询公司注册的先例。王璞就去工商局申请,申请不成谈判,谈判不成公关,最后总算是拿下来,注册了中国第一家内地企业管理咨询公司,为今天多如过江之鲫的企业资讯管理、企业培训公司打通了道路。

  接下来并不是如王璞想象的那样,客户源滚滚而来,步入黄金岁月。从教授们那里来的客户竟然是少得可怜!第一年为北京日化厂实施破产重组,获得了六位数的收入,但是接下来的三年里,每年也就接两三个单子……对此王璞没有任何办法,当时的企业界还没有将管理咨询外包的意识,管理咨询行业本身人少声音小。

  整个公司每年也就几十万收入,饿不死撑不到但是憋得慌。作为先行者,王璞确实看不到这个行业和自己公司的突破点在哪里,前景朦胧不清。这时,有人开价50万挖王璞,请他去管理一个几千人的企业。当时的500万,相当于今日的500万。但他还是拒绝了。

  王璞对自己说,创业初期心态一定要乐观。当初冲刺跑5千米,每一次冲刺都像是累的要倒了要死掉,但是每一轮跑下来之后,总会有新的意志和气力开始下一轮奔跑。

  王璞就这样坚持到北大纵横的转机,迎来了1999年,管理咨询行业的井喷期,

  是年,北大纵横先是在8月跟新加坡保得利控股(中国)有限公司合资成立了保得利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而后成立了深圳北大纵横财务顾问有限公司,最后与北大青鸟集团成立了北大财富网。

  后来王璞出任北大纵横总裁,他说北大纵横要施行 “三不靠”政策:不靠学校、不靠老师、不靠关系。他终于把北大纵横从海面下带到了海面上,开始了商海的自在遨游。

  大气王璞:像敬仰北大一样敬仰北大纵横

  进入两千年后,王璞与北大纵横都变得更加从容,更加大气。2008年,王璞被北川政府聘请为规划顾问,回来的路上又遇到了一次车祸。一辆当地车拦腰装上了王璞乘坐的公务车,是年汶川地震,王璞说自己和国家共患难,也同成长。大风大雨都走过来了,这一次事故是拦不住历史发展的大趋势的。

  到如今,王璞已经将北大纵横带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这也是中国管理咨询行业发展的新机遇。王璞已经成为中国企业界的智囊团的象征和历史见证人。在 年,王璞获得了全国劳动模范奖章,让他分外激动。一个国家队管理人才的重视,是可以振奋这个国家的经济大脑的,而管理咨询行业能够发展,最直接的受益者就是这个国家的企业了。

  王璞说我们要学习麦肯锡,要做成世界知名的咨询企业,做到大家像敬仰北大一样敬仰北大纵横。到2016年,也就是成立北大纵横20周年的时候,就要实现这个目标。

  为了达成这一目标,王璞主动放下了自己总经理、董事长等所有职业,推贤让能,提高公司的管理水平。也许,王璞要奋斗到自己的目标,需要付出和放弃的还有更多,对于他而言,还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将上下而求索。而这样的探索之路,和一个国家的实业强大是同呼吸共命运的。

  如今,跨国公司全球纵横,无往而不利。在晚清时郑观应就提出:“初则与外人习商战,继则与外人商战于国。”直到现在,这一豪言,在两乐打趴了国内整个碳酸饮料行业、铁矿石谈判中国没有定价权等等案例中,都不免成为壮士扼腕的叹息。每一次国际巨头进入中国市场,“狼来了”“洗牌”等词汇犹如一群惊恐的乌鸦四处飞舞,而在每一家国际巨头高大的身影背后,你总能看到麦肯锡、埃森哲、罗兰贝克等超级管理咨询公司深邃且让人胆寒的目光。

  有经济学家说,到2020年中国经济总量将直追美国,或许下一步就是全球第一大经济体。那个时候,王璞的愿望实现的话,那时的中国“与外人商战”,就既有实力,又有智慧了。

  王璞们在盼望着那一天的到来,我们也是。

                                                                         责编:李关心

上一篇:杨尘:音乐制作人
下一篇:蒋晔:中华社会文化发展基金会副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