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婷

关键字:
日期:2013-01-13 23:27:25 来源:   浏览次数:
她曾经是默默无闻的小记者,但是就职伊始,就开始追踪采访海尔老总张瑞敏   她主持了中国最大的企业家论坛,启蒙了中国本土的品牌论坛意识   她主持了中国最大的企业

\

 

  她是陈婷,资深媒体人,商业媒体主流化的年轻推动者之一. 现任《环球企业家》杂志社董事总经理.曾供职于《中国经济时报》《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经济观察报》等著名媒体,成功组织策划实施过“中国企业领袖年会”“观察家年会”等著名会议品牌。

  小记者法门:进不了门,从窗口爬进去

  多年之后,当陈婷和某核电集团的副部级高官采访结束之后之后,该高官随口问了一句:诶,你今年多大了?

  陈婷身着老练的职业装,她说:我二十多岁啊。

  高官愣了一下,尴尬地说道:“塬来和别人聊了叁个半钟头,是在和一个娃娃说话……”

  是的,能够采访到副部级高官的记者,通常和副部级高官一样两鬓斑白了。新闻界是一个很讲资历的圈子,有的人能一举成名,但是绝大部分人都在一年一年地积累资历,熬到两鬓斑白。

  陈婷的步伐确实比其他同行的要快很多,而且,陈婷的起点也和他们大不相同。

  就像打扑克一样,很多人会选择先出小牌,把大牌留到最后,这叫做“低层路线”,是最稳妥的玩法,不敢奢求一锤定音,随着时间推移而成长。

  还有一种路线叫做“高层路线”,玩家会在最开始的时候就排除大牌,砍下分数,震慑对家。这样的性格,一开始就做大,风险大,挑战多。

  陈婷走的是“高层路线”,从做记者的最开始,她就决定从最大的那张牌开始打起,这样打到小牌,就随心顺手了。她说:“我一定要采访够一定数量的这些真正顶级的国内的企业家,只要我采访到最难的,那中等的或者这个中小的那些就会非常容易。”

  陈婷选择了海尔总裁张瑞敏,作为她要采访的“真正顶级的国内的企业家”,她挑的很准,张瑞敏知道现在也是中国企业家的领袖人物之一。

  采访张瑞敏:一举成名

  陈婷来到青岛,正好海尔有一个会,张瑞敏在会上讲话,当张瑞敏刚刚走下讲台,陈婷立刻挤到前排,要留一个名片给张瑞敏。但是没等陈婷和张瑞敏接上话,海尔的一个员工立刻把陈婷拉推开了。陈婷听到张瑞敏的最后一句话:“采访是由企业文化部安排的……”

  遭受挫折的陈婷心情像青岛的海面一样雾气弥漫,回到北京后,不甘心失败的她根据自己的整理写了一篇文章,名叫《海尔如何吃休克鱼》,并附上一封信寄给张瑞敏,信里很直白地说道:尊敬的张总,我费劲千辛万苦去海尔采访,但遭到了海尔什么部门的冷遇,我认为这是不对的,因为像海尔这样一个有胸怀有远大理想的企业,应该不排斥任何人去了解它,去关心它……

  随后张瑞敏来到北京,参加中共第十五届全国代表的大会。陈婷立即要求前去采访,但是论资排辈,陈婷没有可能参访中央级党代会,她根本进不了党代表下住的京西宾馆。

  陈婷没有放弃,女人的坚韧是很可怕的。杂志社不批准,陈婷私自行动了。她直接从114要到张瑞敏的房间号,一个电话就打过去了。

  之前写的那封信埋下的因如今结出果来了。张瑞敏记得陈婷,他看完那封信后还写了批示:请关注此记者的报道。

  陈婷说我是那个报社的记者谁谁,张瑞敏说,哦我记得,对你有印象。接下来陈婷就约到了张瑞敏的采访。

  陈婷为这个采访做了大量功课,随后去到京西宾馆,和张瑞敏长谈了一个半钟头,而不知不觉已经超过了张瑞敏答应的半个钟头……

  回去之后,陈婷赶写出稿子,她倔强地认为:这样重量级的采访应当放到头版!陈婷跳过版面主编,直接找到总编,她说服了总编,最终把这篇稿子放到了头版二条!

  陈婷一举成名!

  遇到挖角的“伯乐”,跳槽《中国企业家》

  陈婷梦想着自己有一天能成为像胡舒立那样的大记者,但是陈婷遇到一个“伯乐”,这个人让陈婷辞掉了记者这份工作,开始步入媒体的管理层。

  刘东华,《中国企业家》杂志的社长。陈婷结识这位行业内前辈后,一直听到他说自己有一种特质,而且是经营上的特质。刘东华告诉陈婷:你需要转型!

  当时陈婷是单位驻深圳记者站站长,她带领自己的团队当年建站,当年盈利。陈婷也许慢慢也认识到了自己另一面,她开始思考刘东华的建议。多年之后她才知道,这是刘东华在“挖角”。

  在那个年代,对女人来说,饭碗和老公都是轻易不能换的;而陈婷也是一个有强烈忠诚感的人,而且陈婷的每一步都有目标。但是,陈婷更不是一个喜欢重复的人。这样的个性在她将来的事业里,一再影响她的决定。

  在深圳的工作貌似开展地太顺利,陈婷突然失去了方向感,这时候,她觉得自己真的需要转型了:对记者这一行,她已经太过熟悉……

  陈婷选择了重新开始,她来到了刘东华的《中国企业家》,刘东华给了她社长助理的职位,权责类似于副社长,但是没有指派任何具体工作。助而不理,陈婷有些不安。

  刘东华没有看错,陈婷确实是一个很有经营特质的经营者。很快,陈婷就利用自己的企业资源,策划了一个活动,这就是如今《中国企业家》知名论团品牌企业家月度沙龙的前身。1999年,财富杂志在中国举办了企业家论坛,杰克韦尔奇、张瑞敏等企业家领袖一同登场,轰动一时,主办方也吸金无数。陈婷找到了更大的切入点:举办自己的企业领袖年会!

  中国企业领袖年会的发起人

  陈婷找到刘东华,说我们的资源和品牌也可以打造一个企业家领袖论团,只要放手去办,可以做成中国最大牌的论团!

  陈婷拿出自己的策划案,告诉刘东华:你跟别人合作,一年可能只能给你600万,我要是做的话,我能给你900万。然后他非常怀疑的看着我说,900万?

  陈婷一咬牙:行,我签一个军令状,做不成我辞职,做成了我给我二十万分红!

  就像穆桂英挂帅一样,陈婷当着杂志社叁个头头签下了一份责任状,接着雷厉风行的说:为了要完成目标,社长你需要完成30万的任务,副社长也需要完成20万……

  八个月之后,中国企业家·中国企业领袖年会成功举行。落幕后结算,陈婷超额完成任务,背着麻袋去银行装回了20万的分红。中国企业界也有了一个年度盛会——企业领袖年会。

  但是其中的辛酸,只有陈婷自己知道。她说道:“我跟他们签字的那一刻,我内心真的是很颤抖,我很紧张的,是我还是表现出来的非常坚定非常有力量的签完字,然后回家就天天睡不着觉了。”

  每当成功时,我就应该离开了

  陈婷再一次一举成名,有人评价她这次的动作“威震中国企业家”。这让陈婷无法克制地有些自负,尽管她一再压制。但是陈婷还是清醒地认识到:市场化改革的脚步声传到走到媒体界门口了,国有性质的《中国企业家》是不能走到改革的前头的;她在这里已经触碰到了体制的玻璃天花板。

  陈婷决定离开。她果断地向刘东华递交的辞职信,转身进入开始市场化改革的《环球企业家》杂志,担任职业经理人。临走时刘东华很不解地看着自己一手挖来的干将,连连说道:“做了一个什么选择,那是选择吗?”

  离开了师傅一般的刘东华,离开了《中国企业家》杂志社,陈婷只身一人来到《环球企业家》。

  向一个职业经理人蜕变

  “当时我们对媒体的市场化还是有很多幻想,觉得体制内媒体的未来,实际上就是走市场。所以当时环球企业家改制完成,他们正需要一个像我这样的职业经理人来帮他走市场,推动他的市场化。”

  陈婷全心全意地投入到这家寄托了一代媒体人的期望的杂志社,她不只是职业经理人,而且成为《环球企业家》的股东,把这家杂志社当成自己孩子看待。在这里,陈婷的管理思想得到了极大磨练和提升。

  陈婷说:“我觉得作为一个管理者的话,不能太感性。我在大学时代是个文学青年,所以有很多非常感性的东西,那我就欣赏这个同事,各种大会小会都赞美她,其实不用。要很理性的评价客观的这个评价你的同事。然后呢我觉得要管理好下属的预期,把握好节奏。

  我的整个职业经历里面都不是太慢,是太快。太快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就开始重新修正跟思考自己的管理方式。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不能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他人。我觉得做伟大的事情的人就应该是这样的,我觉得我是这样,你应该也是这样,但事实上不是这样。每个人,尤其今天像很多80后成为主要的主流骨干,我觉得更要思考这个问题。”

  十五年前的呐喊:北京,我真的来了

  如今,站在京城媒体圈的高层,陈婷翻看记了15年的日记,回忆起自己当初来到北京的情景,一切历历在目。

  没有考上名牌大学的她,一定要走到北京来打拼,宁愿到北京端盘子,也不留在宁夏。来到北京的第一天,陈婷在日记里写道:“这是我平生第一次一个人坐火车走这么远的路,姐姐来车站接我,说我的打扮不理想,在她心目中我一直是那个最爱打扮的小妹,她常常以我为荣,因为从小到大,我特别能满足她的期望,大多数时候是不会让她失望的,这一次也不会。不管有多难,我一定会在这个城市中创造奇迹,尽管穿着一件旧风衣,背着两个有些残破的包来到北京,但在站台上环顾四周时,我内心却有一种坚定的声音响起,‘北京,我真的来了’。”

上一篇:王东成
下一篇:郭长青